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八零暖宠小娇妻

第197章 薅羊毛

八零暖宠小娇妻 纪落 6902 2024-05-08 17:59

  跑腿的事有徐常胜,何楚桃轮不上。

  他肯走这趟,占文兰千恩万谢,非要送鸡蛋,生怕东西不收,事不好办。

  一码归一码的,何楚桃再三推辞,叫她把鸡蛋留给栓子家,小的需要营养,大的伤成那样,回来怎么也得好好补补。心情好的时候,她特别大方。

  去公社来回有点路,徐常胜背着柴火回家骑车。

  他不在,何楚桃也没心思跟男人堆里参加讨论,拐道去了宰野猪的地方。

  村里没有专门的屠宰场,野猪被推在大队东面的食堂院里。

  食堂原先是社员们吃大锅饭的地方,改制后就空着,拿来当仓库使了。

  原本清冷破旧的院子,此刻人满为患。

  杀猪的师傅有两个,何楚桃认识,是徐大梁他爸徐土根和他哥徐大力。

  说起徐大梁家,杀猪是他们家祖传的手艺。大概从徐大梁爷爷的爷爷开始,他们家就拿杀猪做生计。

  到了这代,身为长子的徐大梁没有继承祖宗衣钵,倒是传给了弟弟徐大力。

  倒不是徐土根偏心,委实是杀猪这东西也是门技术活,徐大梁比徐大力学得早,却总是不得要领,叫徐土根不满意。

  反倒是徐大力后来者居上。

  有了弟弟的鲜明对比,徐大梁越发没信心,后来干脆刀子一扔跑去当兵。

  他比徐常胜还要早当兵,只不过表现平平,三年期满就退伍回地方了。

  隔了三年没拿杀猪刀,徐土根对他也是死心,只一门心思培养徐大力。好在徐大力是真给力,没几年就继承了他的衣钵。

  如今徐土根年纪大了已然退居幕后,村里但凡有活都是徐大力上马。

  今天情况特殊,两头野猪,大家伙又急着分肉,才叫父子俩齐上阵。

  徐大力到底年轻,几百斤重的野猪在他手里翻来覆去,跟拎小猪崽是似的,一点也不吃力。

  何楚瞅着,他那手臂上的腱子肉跟徐常胜都有得一拼。

  再说徐土根,别看他五十好几的人了,手上力气一点不比年轻人差,动作也不比徐大力慢,利索得很,真真是宝刀未老。

  野猪毛比家猪毛难刮,但对徐大力父子俩来说不算事,不过是多费几分钟时间罢了。

  刮了毛,接着就是下刀。

  割头、开膛破肚,何楚桃不想看。不是不敢,怕看了影响食欲,便躲在秦玲玲背后,等内脏清理完了才抬头。

  一头野猪被分成两扇,徐济生指挥着徐大力砍了条后腿,剩下的上称,合计出两头野猪净重后,再决定每家能分多少。

  何艳丽拿着本薄子在记账,瞧见瞧何楚桃混在人群里,朝她招招手。

  何楚桃上前,她指指称好重量的猪腿,“桃子,你先拿回去吧,把饭给做了,我这儿要一户户登记,还不知道要弄到啥时候。”

  何楚桃点点头,拎着猪腿,跟秦玲玲和徐秀娟打了招呼先回家。

  整一只腿,足足十一斤重,瞧着让人眼红,甚至有那直愣愣看的下意识咽口水。

  刚走出大院,便见何雨花领着狗子几个来了。

  “小婶――”狗子跑得飞快,盯着何楚桃手上的猪腿,兴冲冲道,“小婶,这猪腿重不?我帮你拿吧!”

  这小子,一见吃的,就上赶着献殷勤,那狗腿样,叫何楚桃没眼看。

  另两下的慢了几步,却不甘落后,也跟着喊要帮忙。

  “行了,重着呢,你们拿不动。”

  一家子老少朝家走,

  还真给了只腿,何雨花嘀咕着问,“几斤啊?”

  “十一斤。”何楚桃答。

  “还挺多。”何雨花话不多,面上有显而易见的激动,边说边伸手掂掂。

  “可不是,妈,要不咱们中午就吃吧,这新鲜的猪肉越早吃越好。”

  没等何雨花接话,三小的就喜笑颜开,蹦跳着拍手,“哦,吃肉喽,吃野猪肉喽――”

  孩子们喜欢,何雨花自是没意见。本就是白得的,又不花钱。

  徐常胜这头骑着“二八杠”,十几分钟就到了公社。

  先去纠察队了解情况,虽说文爱仙是因为污蔑他媳妇被抓的,但他并没有特别关注过。

  就是何楚桃,也没想真把她怎么样。吓唬吓唬,立立威就罢了,专费心思整她,却是没必要。

  怪就怪文爱仙自己平时做人不.厚道,东家长、西家短的,整个徐家大队被她编排过的人家可不少。

  平时嚣张惯了,大伙拿她没办法,骂又骂不过,打又不敢打,只好心里忍着。这回被抓,不少人心里偷着乐。

  对于不利于稳定和谐的可疑分子,一贯来秉持宁可信其有的方针政策。纠察队不流于形式,真是挨家挨户上门调查。

  那些个平时跟文爱仙不对付的,逮着机会可不得狠狠咬伤一口,嘴里半句好话没有不说,还指她偷奸耍滑。

  什么收稻的时候,偷把谷粒往口袋装,挖土豆的时候,故意留几个在地里,等天黑了再去偷偷翻出来带回自个家,等等诸如此类平时侵占集体利益的事全揭了出来。

  这下好了,就算她的反.动嫌疑能排除,薅社会主义羊毛这顶大帽是实打实扣上。

  这下,放人是不行了,纠察队决定对她进行思想教育和劳动改造。

  要再晚来一天,文爱仙这会儿已经被转送去几十公里之外的劳改农场。

  算她运气好,徐常胜考虑到她家突发.情况,帮着说了几句话。

  她犯的事本可大可小,纠察队的人这么卖力,也未必没有巴结徐常胜的意思在里头。

  这会儿徐常胜开口,原本往大算的事自是往小了缩,两厢一合计,决定把人先放回去。

  也不是放了就完,还得观察一段时间,要是她能从此改过也就算了,要还死不悔改,那可没得说,直接送去劳改,什么时候端正态度了,什么时候再回来。

  商量好,徐常胜便不多留,客气说了句改明请喝酒,便提了自行车回去。

  文爱仙被人带出来,低着头,神情萎靡却又带着丝小心翼翼,像颗焉了的黄花菜。皱巴巴的衣服贴在身上,老远就能闻着一股馊味。

  刚被抓的时候,她还很不服气,问她话还敢回怼。这才几天,再也没那嚣张劲,目光涣散,似是没有魂般。

  得知是要放自己,顿时喜出望外,眼珠快速转了转,恢复些神采。

  “回去后少说话,多做事,要是敢再犯就没这回这么简单了。”纠察队长虎着脸道。

  文爱仙一个劲地点头,“领导同志,保管放心,我再也不敢了,回去后一定好好改......”

  一番耳提面命,文爱仙终于出了纠察队办公室。

  好些天没见着太阳,一出门,眼睛都有些不适应。

  她眯着眼,狠狠吐出口浊气。

  要命的,可算是出来了。

  想想被抓这么些天,真是跟做梦一样。

  占文兰领着栓子,正好走到大院门口。

  见着文爱仙,激动地小跑几步,栓子迈着短腿险些没跟上。

  “爱仙,你可算是出来了!”

  “妈,你来了啦。”文爱仙揉揉被光刺的眼,瞧见栓子,一把将他揉进怀里,“儿子,可想死我了。”

  抱着还不够,又往他脸上亲。

  栓子没回应不说,还一个劲往后躲,嫌她臭。

  文爱仙揉着他头骂,“这没良心的臭小子,这么多天没见着,也不想你妈?”

  “爱仙,你这几天在里头咋样,没受啥罪吧?”

  “哎,别提了。晦气,先回家。”文爱仙起身,拉了拉衣服,“妈,咋就你跟栓子?春竹呢,这妮子,蠢死的货,也不知道来接接我。”

  “唉,栓子他奶出事,春竹跟大江一起去县医院了。”

  “啥?出事?出啥事了?”

  占文兰边走边说陈雪莲被野猪咬的事。

  文爱仙如何反应暂且不提,何楚桃这边到家就去厨房。

  狗子几个也跟着。

  进门第一件事,烧火。

  “小婶,我帮你。”

  何楚桃本想自己把火点了,叫几个小的守着加柴火,没成想,狗子拿过灶头上的火柴,推开盒子拿出一根,轻轻一刮,火苗窜出,他不慌不忙,举着烧引火的干草,等干草燃了塞进灶肚里,往里加柴。

  一流程下来,动作娴熟,比何楚桃刚来的时候可是好多。

  何楚桃放了心,索性.交给他管,只叮嘱叫看好欣欣和欢欢,别让他们玩火。

  嘱咐完后,她专心处理野猪肉。

  野猪比家猪肉的肉质硬,瘦肉多,肥肉烧少,对于不爱吃肥肉的何楚桃的来说,简直美哉。

  她琢磨着整个什么菜。

  原想着包饺子不错,简单省事,还美味。

  可这猪腿肉拿来包饺子,总觉有些浪费了,决定腿根的肉用来小炒,蹄子用来炖汤。

  肉切得薄薄的,拿辣椒炒,一片片油光发亮,看着就叫人胃口大开,特别下饭。

  十一斤肉不可能短时间吃完,何楚桃又各切了两斤,留着给何艳丽和自个儿娘家送点去。

  本想跟何雨花商量,想想还是算了。厨房的事她又不管,不说她不知道,说了万一她不肯,那不是没事找事干,该瞒的事得瞒。

  何艳丽回来得晚,洗碗的时候,才在厨房偷摸着跟她说了,两人一合计,就这么干。

  怕夜长梦多,何艳丽午觉也不歇,先把肉拿回娘家。

上一章 | 下一章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