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快穿:龙套好愉快

1672、宁黛归来(36)

快穿:龙套好愉快 Dear毛裤 5182 2024-05-08 17:59

  池承基才刚觉得自己不该站在这里,宁黛忽然把注意力投向了他,还问他:“你捧束花干嘛,送我的啊?”

  他看了眼还捧着的花束,干巴巴地说:“是啊。”也不知道这花捧来对不对。

  “哦,谢谢啊。你可真客气。”宁黛扒拉开某人的手,向池承基走了两步,伸出手做接花的动作。

  池承基见状,将手里的花递了出去,还加了句:“祝贺毕业啊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宁黛甜甜的回着,然后一转身,脸色突变,将手中整束花摔进身后人的怀里,还跟着大骂了句:“渣男!”

  池承基眉心一跳。

  所有人都被这突变画风弄懵了。

  上一秒还缠缠绵绵,怎么下一秒就发飙了?

  是哪儿不满意,还是觉得太容易得手,不够有难度啊?

  讲道理,姑娘们都排着队想来试试呢。

  被砸了花的人倒是心知肚明,捧起坚挺的没掉一朵的花束,人也跟着站了起来。

  他这突如其来的一站,登时让旁侧的池承基不受控的后退了一步。

  坐着时不显,这一站有点儿高啊,像棵参天大树似的,粗略估计比自己高了一截。

  这让长相已经不占优势了的池承基挺惆怅的,不由得又往后退了一步,拉开距离,缩小视觉差距。

  花束又递回到宁黛面前,没等元濯开口说什么,宁黛自动自发的将花束接了回去,然后下一秒,如法炮制又摔了过去,附言还是:“死渣男!”

  元濯下意识的再次接住,哭笑不得。

  这回用的力道比上一回要重许多,娇嫩的鲜花,终于不堪暴力摧折,断了几朵花骨朵。

  好好的一束花,顿时没了原来的精致卖相。

  池承基眉心复又重重一跳,他一番真心实意,就是被用来扔渣男的?

  早知道刚才将苏吴那束花也一道顺过来,先将苏吴的花送出去。

  元濯捧着花,同池承基道了声“不好意思”,然后说:“糟蹋了你的心意。平时宠惯了,爱发小脾气,多多见谅。”

  这么有礼貌有教养,让池承基还能说什么好。

  计较不就显得自己不够大气?

  那池承基必须得大气啊。

  但是,等会儿,什么叫‘平时宠惯了’?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别扭呢?

  像是在宣示主权。

  请问您哪位啊?

  元濯感受到宁黛投给他凉凉地一眼。

  视线追过去,又以笑容诱惑之。

  宁黛翻了个白眼,又从他手里拿回那束被蹂躏过两回的花束。

  才刚拿回来,就听元濯的声音传来:“可别再糟蹋人家的一番心意了。”

  听起来很正经的话,但宁黛却从中听出了点点醋意。

  哦,他不知道池承基是谁。

  宁黛傲娇的哼了声,她当然不会吃饱了给他俩做介绍。头一别,看见不远处,跟她的同学们站一块儿的苏吴。

  她忍不住“哦豁”了声,今天好撑场面哦。

  似乎是感受到了宁黛的召唤,原本候在一旁的苏吴踌躇了下,最终还是走向了宁黛。

  “祝贺毕业。”苏吴说着同池承基差不多的话,然后递出了手中的花。

  “谢谢。你可真是太客气了。”宁黛嘴上说着客气的话,收花的动作却丝毫不慢。

  池承基嫉妒的看着苏吴那束花。

  但再嫉妒,怕是也没有元濯来的嫉妒。

  他怎么就忘记买花了呢?

  能怎么办,只能强撑着了。

  另外,这两位年轻的先生都是什么身份?

  池承基也惦记着元濯的身份,趁着宁黛同苏吴说话的当口,他也同元濯搭上了话。

  “怎么称呼?”

  “元濯。”

  “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……那是?”

  “您怎么称呼?”元濯不答反问。

  “你好,池承基。”

  “池先生。”元濯客气的叫了声。

  “怎么?你俩认亲呢?”旁边,宁黛用气音阴阳怪气的插话进来:“我要去拍照了,你们要不要沾沾光,跟我合影啊。”

  两人短暂的交谈至此中断。

  元濯笑而不语的看了池承基一眼,算是为这被中断的聊天划上一个礼貌的句话。

  池承基突然便觉得眼前这人的心理素质真好。

  他猜不透元濯的年纪,但看外貌,应当很是年轻,可能与宁黛一般大,这个年纪的人在被旁人撞破了亲密举动后,竟然半点不露怯,甚至比他俩还稳重,这不仅仅是心理素质的问题了,更是气场问题了。

  其实气场什么的,早在他叫破两人亲密举止时,便已经见识过了。

  现在只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个什么身份,跟宁黛到底什么关系。

  疑惑是什么关系时,池承基又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点儿傻,两人都亲上了,还能是什么关系。

  那么问题又来了,北堂宇算什么?

  北堂宇算什么,池承基还没得到答案,他唯一得出答案的事,就是宁黛晚上爽了他的约。

  说好一起晚餐,顺便搞搞事,结果,他就这么被放了鸽子。

  哦,也不算放鸽子,宁黛给他重新安排了吃饭对象。

  那对象就是她家那个五岁的小豆丁!

  池承基只听闻过其名,但还不曾见过其人,没想到第一面,会是在今天。

  晚上去接人时,池承基见到的是板着一张臭脸的小豆丁。

  小豆丁显然知道池承基,也知道他和宁黛原本有约的事儿,故而一上车就人小鬼大的问:“她为什么放你鸽子,是不是有更重要的约,然后不好意思,就把我塞给你,陪你吃这顿饭?”

  池承基听着都觉得扎心,比他更重要的约会。

  “你叫爱国是吧。”池承基琢磨着,试探性的问:“你知道元濯这人吗?”

  “咦?”爱国一脸惊讶。

  一看这反应,池承基知道他是问对了。

  “你妈就是跟他去吃饭了。”

  “你是说,元濯来了?”爱国跟他确认。

  池承基点头,然后又试探性的问:“那元濯是什么人?你知道吗?”

  爱国哼了一声,两条小手臂交叠抱在一起,也不回答他的问题。

  池承基不免费解,他这算什么反应。

  正想再问时,爱国幽幽的开口:“你就别好奇打听了,那是你比不上的人。”

  池承基:???

上一章 | 下一章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